2009年1月27日 星期二

Wonder Festival 夜間飛行

 以往去日本參加的廣德旅行社自由行,第一天搭桃園中正機場(當時)臺灣時間下午四點半的華航班機,飛三個小時到日本羽田機場國際站(當時),加上一小時時差後已經是日本時間晚間八點半,九點左右通關搭上交通車(當地華僑的九人座廂型車),再開一小時車到新宿的飯店時就是十點,等辦完Check in進房放好行李,剩下來的時間不是看日本電視新聞就只能逛便利商店了。回程同樣是日本時間下午四點半班機,國際觀光飯店慣例上午十一點退房,之後行李暫時寄放大廳,通常在飯店附近逛一圈吃午餐,下午一點半集合搭交通車(同行人多時則搭連絡飯店與羽田機場的ハト巴士),二點半到華航櫃檯辦報到,然後飛機降落桃園中正機場時就是臺灣時間六點半左右。所以名為五日行程,實際上真正在日本行動的時間僅有三天半左右。

 2000年1月下旬,在廣德旅行社網站上看到2月6日有凌晨二點半的加班機,心想「終於有能真正玩五天的自由行了!」,剛好受HB閣下的委託,前往2月6日~7日在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辦的冬季Wonder Festival攝影,就毫不猶豫決定了。

 但是,5日出發當天,怎麼到桃園中正機場就是件麻煩事。當時高速公路機場連絡客運還沒有開放民營,所以只能先到松山機場搭晚間10點開往桃園中正機場的臺汽國光號末班車,抵達之後因為離報到還有一段時間,先在大廳椅子上抱緊行李小睡一會兒,等到和旅行社的人碰頭拿到機票,再一個人大搖大擺的往還沒人排隊的華航櫃檯報到,把服務人員嚇了一跳(加班機基本上都是旅行社的包機,幾乎沒有個人客搭乘),小生解釋是參加旅行社的自由行,這才釋然。

 雖然是凌晨飛行的班次,但是服務一應俱全,連機上簡餐都有,扣掉用餐後,並沒有多少闔眼休息的時間,日本時間6日上午六點半降落羽田機場時天甫破曉,等進了西武新宿王子飯店(離JR新宿站極近,冬天可以節省不少體力)房間後,第一件事便是倒頭大睡,早餐當然也省了,直到將近中午十二點才醒來動身採訪。

 當時臨海線尚未全通,從新橋往東京ビッグサイト會場除了ゆりかもめ就只有渡輪,可是搭山手線到新橋後,才發現離ゆりかもめ新橋站還有200多公尺遠(此時還是臨時車站,2001年3月才延伸到JR新橋站附近),進站後再走1、200公尺才進月臺。ゆりかもめ和臺北捷運木柵線一樣,為中運量膠輪式捷運系統,軌距與車廂比木柵線的馬特拉系統小一號,行駛起來雖然寧靜安穩得多,只是車內空間也小,座席與座席之間更是名副其實的促膝而坐,沿線東京灣港區與臨海副都心風景的確很漂亮,不愧是傳說中的約會盛地。

 總算來到Wonder Festival會場,然而記憶中那一回的展示品並沒有多少耳目一新的東西,若干特別的模型擺在玻璃櫃中,拍出來的效果並不好。尤其痛恨至極之處,小生沒有數位相機,用的還是日本相機行買的千圓隨手拍相機,拍出來的相片水準當然可想而知,這是至今仍深對HB閣下愧疚之處。小生預算有限,於模型又疏遠已久,當然沒在這方面花什麼錢,不過倒意外在會場中的舊書攤買到不少好書。

 2月10日,依例上午十一點退房後,又到秋葉原與新宿逛了一圈,吃過晚飯後晚間十點回到大廳,等候1小時後交通車終於出現了,次日凌晨的羽田機場國際站,除了搭乘本班機的旅客與海關外幾無人跡。臺灣時間凌晨四點半出關走進桃園中正機場大廳,好了,這時候離臺灣客運上午七點首班車發車還有二個半小時,要如何回臺北市?原本打算在機場大廳先睡一會兒才搭臺灣客運,所幸下機前幫鄰座找東西認識的朋友,熱心介紹搭跑機場的計程車,四個大男人連同大堆行李擠進一輛小轎車上。坐在後座中央的小生,沒多久就開始後悔了,因為計程車跑的不是高速公路甚至也非縱貫線,而是人跡罕至的海線公路,萬一隨便載到荒郊野外‘宰肥羊’怎麼辦?所幸車子很快就進了臺北市,一切只是小生的杞人憂天而已(汗)。快到家時,因為手頭的新臺幣不夠,還請求司機在附近的郵局停車領錢;就這樣,不到六點,只花了比國光號貴一成的價錢,小生就比原先預期提早不少回家中休息,結束滿滿五日的行程,而利用假期加班機來回的日本之旅,多年來也僅此一次。

2 則留言:

浦木裕 提到...

如果三月底前有要來東京的話,可以聯絡一下,現在住的地方擠幾個人應該是不成問題。

玄史生 提到...

 新年恭喜!

 雖然閣下在日本應該不致有斷炊之虞,只是短期內日圓兌新臺幣恐怕還會繼續升值(大汗)。糙米雖然營養,畢竟不好消化,吃多了對腸胃也是負擔,請多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