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

點校本<魏書>修訂本校記改訂舉偶

 點校本<魏書>修訂本校勘記,網羅舊本問世後最新研究成果,質量誠有邁越前修之處。然或格於體例,或為壓縮校記篇幅,於舊校考訂之詳瞻者每多節略,茲舉其例:

  卷七上 高祖紀第七上 【太和七年正月丁卯】詔青、齊、光、東徐四州之民,戶運倉粟二十石

 舊校校記〔一六〕:諸本及北史卷三「石」上有「萬」字,百衲本無。按冊府卷四九○五八五八頁也沒有「萬」字,這裏是指每一民戶的運粟量,今從百衲本。又冊府「光」作「兗」,據本書卷一○五中地形志中光州條,稱延興五年四七五已改為鎮,至景明元年五○○始復。太和七年四八三不應有「光州」,作「兗州」是。但下太和十九年四九五十月又見「光州」,地形志以為景明元年始復,未必是,今仍之。參卷一○五中校記〔一六〕。

 修訂本校記〔三○〕:「光」,冊府卷四九○作「兗」,「石」上他本及北史卷三魏本紀並有「萬」字,如是,則「民戶」當連讀數上句。

 案:<魏書>卷一○五為天象志,分四子卷,當作卷一○六中校記〔一七〕,卷數編次皆誤。修訂本則但存異文,而略光州廢置之考訂。

  卷一○六中 地形志中 【光州】皇興四年分青州置,延興五年改為鎮,景明元年復。

 舊校校記〔一七〕:按卷七上高祖紀上太和七年正月、卷七下高祖紀下太和十九年十月詔此詔文又見文館詞林卷六六二、卷五十七崔挺傳太和十八年、卷一一二上靈徵志上地震類太和十九年,並見「光州」。疑延興五年於光州置東萊鎮,州實未廢,或廢而旋復,所謂「景明元年復」當誤

 修訂本校記〔二五〕:按本書卷七上高祖紀上太和七年正月、卷七下高祖紀下太和十九年十月、卷一一二上靈徵志上地震類太和十九年,並見「光州」。疑延興五年於光州置東萊鎮,州實未廢,或廢而旋復,疑「景明元年復」為廢鎮而非復州。

 案:舊校直以景明元年復光州為誤,修訂本簡化例證,而轉為持疑。

 其他如年號附註西元、引書詳標頁數(中華書局本)、他書徵引疑似逸文處附錄全文。修訂本或全略之,或僅住出處而不錄其文,增披檢之繁,殊為惜也。


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

崔浩之誅

 北魏崔浩之誅,<呂思勉讀史札記>丙帙四八七崔浩論(中冊905~911頁)、張舜徽<史通平議>卷五,皆謂實非修史事,乃陰袒南朝,力阻南伐之故,論之詳矣。及觀昭槤<嘯亭續錄>卷五,乃知袁枚已發其先矣。

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

批本<隨園詩話>

 袁枚<隨園詩話>批本,批者不著撰人,冒廣生跋以為伍拉那之子。<詩話>補遺卷七批語:「嘉慶四年,余兄弟四人赦歸,時遣戌已四載。母子夫妻,相見悲喜,余年二十八歲。」,<詩話>補遺卷十批語,論禮親王始末頗詳,按昭槤以道光九年十二月卒,其人及見汲修主人之沒,則道光中尚存,書此條時,年已六十開外矣。近歲中華書局排印<嘯亭雜錄>,卷末輯昭槤軼事略備,而不及此,亦小疏也。

 又,<隨園詩話>補遺錄汲修主人詩不一見,<詩話>補遺刊於嘉慶元年,計其時年甫弱冠爾。昭槤身後,詩文頗散逸,而少作反賴此存焉。

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

全祖望‧余生生借鑑樓記

 嗚呼!古之志士,當星移物換之際,往往棄墳墓、離鄉井,章皇異地以死,以寄其無聊之感。方其倀倀何之,魂離魄散,鷦鷯之翮,欲集還翔,滿目皆殘山剩水之恫,更有何心求所謂清淨之地而居之。然而賢者所止,必無俗景物,遂使筆牀茶竈,永為是邦之嘉話。

  ––全祖望《鮚埼亭集》外編卷二十

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

Windows 10 Anniversary Update

 2016年8月3日凌晨5時,開始進行Windows 10週年紀念更新,歷二小時而畢,沒有重大問題。這次改版,很多細節進步不少,像桌面的開始鈕與系統設定、edge的書籤等,可是系統效率的改進反而不如去年11月第一次大改版時印象深刻,可能是這次主要強化的功能,如Windows Ink手寫輸入、Cortana語音輔助系統在中文版上還派不上用場吧!,風聞下一次大型改版(Redstone 2)已經開始準備,期待可靠性能更加安定。

  Windows 10公開1周年アップデートの次が動き出した(ITmedia PC USER\2016年8月1日)

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

空軍花蓮基地營區開放行前與其他


從永綏街與延平南路口西南望中山堂廣場。

 抗戰爆發79週年紀念日,上午10時35分至中山堂廣場,拍攝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紀念碑與中山堂地下停車場。雖然是尼伯特颱風來襲前夕,但因移動速度放慢,拍照時仍有不少陽光普照的時刻。紀念碑前寂然無人,雖花籃、花束亦不可見,希望只是顧慮颱風風雨之故,行禮默禱而去。

 今年空軍花蓮基地營區開放預定8月13日,上一次開放活動是2011年5月29日,當時小生還沒有投入軍武攝影,這一等就是五年。不過2016漫畫博覽會8月11日~16日於臺北世貿一館舉行,而8月13日~14日有CWT43在臺大體育場,也就是說8月13日當天同時有三場活動,8月14日下午還有中元普渡。漫博還可以早幾天先拍,CWT43就只能趕場第二天上午,如體力不佳或另有他務,恐怕要忍痛割捨。

 5月27日向閃新數位科技訂購フジノンレンズ XF100-400mmF4.5-5.6 R LM OIS WR,7月11日通知到貨,但是家中水管大修需要監工,直到7月15日中午才有空出門領貨。入手長砲後途經八德路四段與塔悠路口,才知當地地標八德路立體停車塔已經拆掉夷為平地。

  北市八德立體停車場 下月拆除改建(聯合報\2016年2月25日)

 不過更在意的還是自2月29日後,已經四個多月沒拍飛機,和前兩年比簡直是天壤之別,營區開放活動前這個月一定要找機會重新磨練打鐵鳥的手腕。


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

華航空服員罷工

 華航空服員罷工本日迅速結束,資方全面讓步,接受勞方條件,但兩天帶來的損失與困擾已不可勝計。其實中華航空的問題就和日本航空一樣,名目上雖然是民營企業,但是Flag Carrier的利權太大,政商介入角力太多難以擺脫,所以自1970年代以來,雖經過數次改革,都難以落實,最後終於破產。近年雖然轉虧為盈,也是國際油價下跌、政府租稅減免、日本超低利率及中國爆買風潮等多項有利條件挹注的結果,離真正脫胎換骨仍然遙遠,更讓日亞航等競爭對手大嘆不公平競爭

 相形之下,華航自1990年代以降,改革呼聲不斷,但朝野投鼠忌器,能做的十分有限。在一般人心目中,能進華航都是有背景、有辦法的人,就算有人願意大刀闊斧動手,也會落得像嚴長壽在圓山大飯店一樣。只是經過這次事件後,也許會讓更多人再次省思華航改革的重要性。

 而就攝影者的立場,6月24日因為母親出國在家留守,不僅沒到華航總公司前拍抗議靜坐場面,也沒來臺北松山機場航站大樓,6月25日凌晨就傳來華航勞資和解的消息。錯失留下歷史紀錄的機會,事後才大談不著邊際的馬後砲,失職甚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