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

從日之丸到青天白日

 8月22日晚間7時,於士林公民會館二樓203室聞張詠翔演講「從日之丸到青天白日-跨越歷史,經歷日軍與國軍的飛行軍官賴泰安」
 介紹臺灣人日本陸軍少年飛行兵的戰中戰後,前後歷時2小時
 不含<軍事連線>工作人員,聽眾人數約25人左右,不少人是開講後陸續進場
 張先生準備充實,敘述有序,特別是關於光復後賴泰安得以加入中華民國空軍的緣由獲益良多,這一趟沒有白跑。


演講中介紹劉志宏事蹟。


演講後聽眾向張詠翔提問。


張詠翔在自譯賴泰安回憶錄中文版<出發吧!少年飛行兵>上簽書。


講席旁桌上擺設的<出發吧!少年飛行兵>與茶水、模型等。

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

<城市鄉巴佬>

 8月12日,美國喜劇演員羅賓‧威廉斯投繯自盡,震撼國際,忽然想起多年前看過比利‧克里斯多福主演<城市鄉巴佬>(City Slicker),一查才知道已經是1991年的電影了。當年在臺灣上映時,招待父親到芝麻百貨電影院一同欣賞,希望這部以中年危機為主題的傑作喜劇能為父親打氣,後來聽說父親十分高興,還在公司開會時特別提及。那一年小生才24歲,如今父親不在人世一年多,自己竟也到了雖然衣食不缺,但前程茫然的年紀,身心更不足道。即使如此,唯一記得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一句話:「牛仔絕不拋棄自己的牛。」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內,堅持理想,留下更多對後人有幫助的足跡。

2014年7月12日星期六

無心的虛驚

 7月12日晚間7時,前往中正紀念堂廣場拍攝2014年國泰藝術節雲門舞集戶外免費公演,本來,公演中嚴禁一般觀眾拍攝,但是為了Wikimedia Commons與維基百科圖像需要,還是想辦法嘗試從國家音樂廳露臺挑戰超長距離無閃光燈夜間拍攝,只是效果極不理想。即使如此,自從民國68年(1979)在中視<六十分鐘>看過雲門<薪傳>渡海以來,相隔35年,終於能再次親眼目睹,只此便感激莫名。

 中場休息後,<松煙>剛開演不久,赫然發現放在大腿前口袋裝滿證件的皮夾不見了,立刻搭車回家準備辦掛失,心中已經有最壞的打算。但一到大門口,管理員告知皮夾已經被計程車司機送回,由家人帶回家中了,檢查發現現金、證件一樣不少,金融卡、信用卡也沒有盜刷紀錄。原來是去程下車時掉在計程車上,被好心的下一位乘客發現,司機就根據證件上的地址送回住所,粗忽如此居然未遭橫禍,看來小生已經把今年的好運全用光了,在此謹向不相識的善心人士致最大謝意。

2014年6月7日星期六

黃埔建軍90周年紀念大會

 6月7日中午,赴中正紀念堂廣場拍攝黃埔建軍90周年紀念大會,到達時間太晚,當然沒能拍到馬總統演講與三軍儀隊、景美女高儀隊表演,午後沒有節目,中正紀念堂前人去帳空,不過還有裝備展示與三軍、後備指揮部人才募集攤位,廣場中央居然是文化部臺灣故事館展示區(當然以軍旅生活為主)。

 天候惡劣,空飄細雨,拍出來的照片十有七、八效果極差,唯有靠RAW檔後製。臺北人對活動比想像中捧場,但比起一年前國防部與Discovery頻道合辦台灣特戰部隊展的盛況,還是如天地之差,再好的公關活動,也不敵大不祥事件的摧殘,思之扼腕。下午1時50分,雨勢再次轉強,於國家戲劇院誠品書店避雨,也未見好轉,不得已搭車離去。

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

講武堂戰史兵器文獻館休業啟事

 遠傳大寬頻2014年3月中宣佈,雲端硬碟Miroko將於今年5月26日結束。小生手邊雖有其他網頁空間,但近年忙於攝影與整理照片公開,久無時間更新;加上準備搬家之故,藏書大減,非復往昔之盛。因此講武堂戰史兵器文獻館也將同時關閉,但所有網頁均已備份,必要時仍有再公開的一日。

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

雨停時的江子翠站


 5月23日中午,搭捷運從市政府站到江子翠站拍攝板橋線隨機殺人事件獻花處。事件後二日,臺北人的反應比新聞媒體、網路描述冷靜得多,午間搭乘捷運人數如常,車廂乘客照舊看手機、閉目養神,只是一過西門站,往新北市的乘客明顯少很多,表示平日非尖峰時間台北捷運乘客以市內移動為主,少有長距離跨市行程。

 江子翠站月臺整潔安靜,下午一時往來乘客無多,已不見事件痕跡,因為五年前曾來此拍照,憑照片與記憶很快就走到三號出口後方,現場獻花與貼卡片的人不絕,秩序良好,但是天候不佳,拍出來的照片效果並不理想,停留十分就又再次下雨。回家後用RAW檔顯像處理,挑出幾張差強人意者公之Wikipedia Commons,以存記錄,暨祈冥福。

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

基隆港大船進港


從小艇碼頭商場東北遠望海洋航行者號(前)、藍寶石公主號(後),遠方寶瓶星號入港中。

 5月18日,基隆港有多艘巨型郵輪同時進港停泊,因為先前已有新聞報導,碼頭邊不少圍觀、攝影者,連十天前才在高雄國際遊艇展目睹的遙控無人空拍機也出現了。印象最深刻之處,寶瓶星號進港時,站在海關大樓北側碼頭不停拍照,一心只想把握機會拍船,沒有多考慮什麼,等到回家整理照片,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拍下巨型郵輪自力進港、迴轉、倒俥靠岸的完整過程。至於東岸碼頭的海洋航行者號與藍寶石公主號,受角度限制又少有機會移動,拍到的照片反而不多。

中午12時,基隆下起大雨,返回火車站途中,看到不少從郵輪上岸的觀光客拖曳行李箱逛街,起初不懂怎麼回事,後來才想到原來是怕如果行李留在船室,擔心船員素質不齊,容易遺失貴重物品。只是以基隆陰濕的天氣,與狹窄又高低不平的騎樓,對觀光客可是一件辛苦的事。